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穿越喵 > 第九十六章 太初的最后一搏?
听书 - 穿越喵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六章 太初的最后一搏?

穿越喵 | 作者:半山小树| 2020-02-14 21:32 | TXT下载 | ZIP下载

    我理解你麻痹!

    太初有心爆粗口,但还是忍下了,首先一个原因还是封堵的问题,其次则是担心。

    担心什么?

    之前他不在意,是因为觉得方元所说的那些东西完全就是扯淡,天方夜谭一样,做梦都没那么做的,可现在不一样了啊……

    这就好比在现代社会突然蹦出来个人说想要砍死你,你多半不会信还会觉得这人是个神经病一样——之所以不是精神病,是因为精神病砍死人不犯法——为什么?因为法律的约束,杀人要付出代价的,没深仇大恨或者特殊情况的话没谁会主动将自己搭上,就为了拉一个不相干的人同归于尽。

    可如果这人跟着找人或者亮出某种具有公信力的证件什么的,让你明白了他杀人不犯法呢?更有甚者,丫先在你面前砍死另一个人之后再重复一遍这话你信不信?

    不单会信,多半还会怕。

    这也与太初如今的心理有些相似之处了。

    身为混沌宇宙掌控者,有着足够强悍的实力,行走在外的还是个死了也无关紧要的化身、法身一类的存在,本尊藏在自己的主场老巢里——这在他的认知当中绝对就是万无一失的了。

    可方元所说的那些东西姑且不论,就说展现出的这种、轻描淡写的就把两个分身弄成了两个混沌宇宙的掌控者的手段,就是超出他的认知的!

    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的什么,生灵最恐惧的往往就是未知,太初也不例外,往日他无惧,是因为自觉实力足够,遇到什么做不到的也明白是自己专业不对口的缘故,现在这却不一样了。

    能力不足和等级不够,再对比专业不对口,这根本不能放到一起去的!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这时,他的心中已经开始忍不住开始打起了小鼓——原本坚信的东西现在看来未必那么可靠了已经。

    正是在这种心理之下,他才重新又勉强自己冷静了下来——不冷静又能怎么样?强行翻脸?一对三难道他还能做到绝地反杀?讲道理,他是真没这个自信,一直以来互相看不顺眼,真当众人互相之间没有过交手?

    所以他的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而且就算反杀了也没用啊……在这的都是法身,再次强调!

    那么倒是不如像方元所说的一样,反过来考虑的话未尝不是他凭一己之力将三大同层次强者的法身都拖在了这里,顺便还能探听到一些信息,简直美滋滋的节奏嘛。

    “那么,方便具体说一下么?看你既然这么有把握,应该也不介意将一些东西透露给我的吧?”看上去就如同看破了一切一样的太初也放下了明面上的警惕——当然,只是明面上的,但至少真的让气氛不再那么剑拔弩张了——立身于三角形的包围圈当中,一脸平静的问道,语气当中有着几许好奇。

    “可以啊。”方元点了点头,似乎真的化身反派一样,而且还是那种看上去有立下“死于话多”flag的低端反派。

    “说实话,憋了这么久,我也想找个人好好说道一下来着,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一直藏着可不好……其实也没法具体太多,因为该说的东西其实刚才都说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就是补充一些东西。”

    “其实我属于是一个异数吧……如果没有我的存在的话,纪宁凭自己成长起来的成就比现在或许差一点,但肯定不多——”

    话说到这里,纪宁点了点头,满脸的赞同。

    方元糊弄太初,所以没提过所谓的小说之类,纪宁对此却是很清楚的,同时也很认可那所谓《莽荒纪》小说当中自己的人生轨迹。

    一路前行,初期为了自保,为了家人,后面添上了些许仇恨,但最主要的动力到了后期还是为了复活自己的爱人——如果没了这些的话,他多半是不会多么努力的,顶天也就是为了活下去合道,成为一个永恒帝君,然后便可以安享永恒,过自己的幸福小日子……这很符合他的性格。

    而即便是有这些,他也就是最后成了混沌宇宙掌控者,然后过上同样的日子,无非就是各方面条件更好了很多而已,反正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因为见识了真正意义上“诸天万界”的风景,而有了依旧向往的东西,也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

    所以说他并未像是小说当中描述的一般,从“大结局”之后开始就过上了安稳的日子,虽然另一条世界线上的他肯定也不至于将修行彻底放下,但肯定也不会付出太大的经历,全身心投入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哪像是他现在?

    别的不说,他现在还有个第二元神在呢,另一条世界线上的他可没有!有第二元神在,他完全可以靠着两个身体两个独立意识的优势,一个专心修行一个安稳度日,任性。

    所以,他对比当年刚刚成道的时候,进步真的是不小的……只是没有展现出来过罢了。

    虽然这些年也和太初交手过,可四个人打群架,其中两个是方元的小号,方元还是和他站在同一立场上的,换种说法就是太初的两个对手也一个队友都是自己这边的,怎么玩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太初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这些年当中究竟受到过怎么样的“侮辱”。

    “而如果只有纪宁自己的话,他同样会对这里感兴趣,然后按照你的性格,每次我们接近这里都要紧张兮兮的来看一眼的那样,多半要露出一些马脚,被纪宁发现这方混沌宇宙的特殊性,然后……”

    “然后我会选择将这方宇宙毁掉,现在想要做到很难,但当初这方宇宙可没到仇这般地步,想要毁掉还是很简单的。”纪宁笑着接了一句,笑着抬手,六把剑排成一溜出现在了身边。

    而太初如果没有心乱的话,便不难发现这里有一点怪异之处——纪宁的本尊和法身用的剑是不一样的,这点他很清楚,毕竟都这么多年了,互相之间不算知根知底却也不会一无所知。

    纪宁的本尊身边配的六把剑名为“北冥剑”,与纪宁的道号相对应,最初铸造的时候便是由一尊擅长炼器的永恒帝君出手,而且还是付出大代价、以炼制本命法宝的形式炼制的,潜力十足!被他一路培养至今,期间更是有过不少奇遇,再加上自身执掌终极剑道,那威能……

    太初没见过,因为纪宁从未将北冥剑带出来过,带出来的都是法身身边佩戴的“北月剑”,北是北冥的北,月多半是自家女儿纪明月的月,而威能……最初的时候比北冥剑差了不少,大约能有个两三成的威能?

    不过蕴养到今天,伴随着岁月的磨砺,纪宁的不断蕴养之下,北月剑也不比北冥剑差太多了。

    虽然还是差,但一般情况下用起来也不耽误什么——可今天,出现在纪宁身边的六把剑乃是北冥剑,而非法身常用的北月剑!

    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有种耐人寻味的感觉……

    “这倒是。”有些神思不属的太初点了点头,认可了方元的说法,因为仔细考虑了一下之后他发现事情似乎的确难免会如此发展,虽说真正打起来他自认不差纪宁什么,但纪宁乃是终极剑道的执掌者,攻伐方面之强横简直丧心病狂,他自觉在纪宁的执着之下,能够保住这宇宙不被毁灭的可能性基本上就是零。

    至于方元所说的自己是个异数什么的……他没听懂。

    “不过我存在本身是客观事实嘛,这事情也就有点不太一样了,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也没在意太多,只是觉得直接毁掉这方宇宙的话未免有些浪费,让你登顶的话又不甘心,所以就打算算计一下,看能不能把定界碑石从你手里抢过来……这很难,但就是要难才有意思不是么?”

    方元说着,一脸的笑意显得还是那么云淡风轻,太初心中却忍不住撇嘴。

    作为一个井底之蛙,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的那种,他一心以为真正“登顶”了就能彻底无敌——在这一亩三分地儿的话,他还真就没错,只是将方元考虑进来的话就难免有些不那么对劲儿了。

    只是他不知道,所以对方元这话有些不太认可——搞得多么云淡风轻一样,到头来还不是为了这样的机缘算计诸多?

    “当然,我不是个多么喜欢挑战的人,所以刚才那最后一句话你可以就当没听到……”方元表示自己真正喜欢的还是无聊的碾压局,乐子什么的可以从别的地方找,未必一定要战斗才行,玩心跳什么的……

    轻易还是算了吧。

    “所以我们就想着,干脆等这宇宙差不多孕育完成好了,反正到时候你肯定要带着定界碑石过来的,无论是本尊还是分身,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干掉你不是么?于是就一直等到现在,要不是最近出了点意外的话我还真打算继续等下去来着,反正也不缺时间,但现在不一样了。”

    说到最后,方元脸上的云淡风轻之色终于收敛了起来,换上了一种郑重其事的姿态,包括身上的气息都变得有些凝然。

    搞得太初都忍不住又戒备了起来,虽然他内心也一直都没有放下戒备就是了。

    “那么现在呢?听你的语气,难道是已经准备好了能够毁掉我的西斯宇宙?还是说你打算在这里说服我将定界碑石交出来?”

    “你还没发现么?”然后方元突然反问,脸上的肃穆之色稍微散开了一点:“你与你的本尊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吧?难道没发现我本尊那边的动作?就在你家外面呢。”

    太初心中一惊,赶忙联系西斯宇宙当中的本尊,仓促之下连联系之时那种阻滞思维之间联系的轻微怪异感觉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下意识的加强了联系,然后心中怵然一惊!

    这是一种本能,源于自身,也源于自家混沌宇宙的示警!

    然后他便发现自家西斯宇宙之外居然真的出现了一道身影,浑身气息高渺,似真似幻难以辨明,手中紧跟着便打出了一道白光,原本只是漫无目的的进入了宇宙当中,然后却是突然找到并锁定了目标医院,直接冲着他本尊就去了,而且是转瞬即至,以他如今这般层次的修为居然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而且宇宙本能的护持居然没有发挥作用……

    “你!”一声短暂急促的惊呼,太初在这边的法身恍然惊觉,就在自己走神的这一瞬间,这边的法身身上居然被罩上了与另一边相差无几的白光,看着围困自己的两个方元加上一个纪宁脸上那会心的笑容,哪能不知道自己这才是真的着了道?

    但却已经晚了。

    下一瞬间,法身回过神来,已然处于自己在西斯宇宙的老巢当中!而本尊则是已经被换到了方元等人面前,赫然是被置换了!

    心知不妙的太初顿时大急,也不顾其他,凭借自身的权限直接破开宇宙内外的屏障,便要赶往如今的本尊所在之处——无论作用大小,他知道自己这法身不赶过去尽力一搏的话,以后多半就没机会了!

    为什么混沌宇宙掌控者们基本都是本尊藏着让法身出去浪?因为法身死了没事,本尊死了法身就没卵用了,一切都将gg!

    但刚刚打出了一道白光的方元身影依然不见,纪宁那显出了三头六臂之姿的身形却是在等着他,六把熟悉的北月剑斩出六道剑芒直接封锁他的所有行进方向。

    “你!”又一个你字,太初那里还能不明白这是真的遭了算计?之前围困自己法身,现在围困自己本尊那边三人组当中的纪宁根本就不是他一开始以为的法身,而是货真价实的本尊!

    本尊的实力比法身要强的……

    那么再想一想,纪宁在那边的是本尊,方元呢?再加上搁这堵他法身的只有一个纪宁的法身,另一边已经与这边失联的本尊究竟在面对多少个同层次战力?

    想着想着,他有些绝望了。

    然后在绝望当中,他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好手段。”

    简单的三个字之后,太初法身脚下的太极图缓缓散开,正式摆出了搏命的姿态。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