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超凡双生 > 604 此子与我佛有缘 上
听书 - 超凡双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604 此子与我佛有缘 上

超凡双生 | 作者:寿限无| 2020-02-14 21: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readx();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天选者来了,很多都变了,很多也没变。因缘际会,冥冥难测。

    对逍遥派来若杨绮那夜未曾出现在雪山密会之所,武争锋必死无疑,灵鹫宫上下命运也不言而喻。而由于虚竹把家当败坏的都差不多了,至尊功又没有书籍图谱全靠口耳相传,乌桓等叛乱者自然也找不到神功宝典。乌桓的野心风吹云散,逍遥派自然也从此冰消瓦解,不存于世。

    武争锋那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梦想,当然也灰飞烟灭,如同瞬间熄灭的火苗。

    对于金刚老祖来若那面厚心黑的金刚没有拜师金刚宗、没有把金刚宗坑了个惨,他就不会遭受不白之冤,不会被整个密宗视为仇敌。没有密宗的压力,他不会去找白驼山庄,不会组织人手抢掠客商,而只会一如既往的沉浸在外功的深奥世界里,把铁头练的硬上加硬。

    没有了金轮国师,蒙人会重新自草野中招募奇人。金刚门攀上这个机会慢慢发展,多年之后,这个文盲门派会出几个叫“阿大”“阿二”这种挫到不行的名字的门徒,相助汝阳王去“先诛少林再灭武当”。(详见《倚天屠龙记》)

    对⌒于郭襄来如果杨绮没有出现在黑龙寨的囚车中,一切自然也会完全不同。

    她会潜伏在被掳掠的民女之中,悄悄等待机会。因为寨中民女们负责端茶倒水,她可以趁着便利下药,最终拿下黑龙寨。赢依然是赢,黑龙寨不能绊住她的脚步。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不一样了。比方说。那一次差就玩蛋的经历。让这个一直受父母蒙阴、未曾真的感受到江湖风波恶的姑娘,有了极大的触动。

    很多还是一样,但也有很多不一样了。

    郭襄依然在满世界转悠着找杨过,如同初高中时代忍不住尾随女神的暗恋男一样。但很多做法,很多看法,却不一样了。杨绮和石黑龙一起给她好好的上了一课,如果说之前她是用“江湖不过如此”的目光看待世界的话,自那以后。慢慢开始学会用“江湖原来如此”的目光看世界了。

    目光不同,看到的风景自然也不同。这个世界,终于从玩女侠游戏过家家的游乐场,变成了真正立体、复杂、深刻的大千世界。

    她很随她娘黄蓉,资质根骨俱佳,脑子转的也快也灵活,但偏偏就是心浮气躁,没有一颗真正钻研武道的心。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金轮舍利在她身上戴了这么久依然毫无反应,却在杨老师手上第一天便交流成功。

    之前她总是逢凶化吉。有种不管遇到什么都有人能依靠的潜意识。但黑龙寨一役一定程度上教会了她,很多时候。求人不如求己,自己行才是真的行。

    所以,她终于真正潜下心去游历江湖,终于不再总整些高大上的东西,终于不像“开兰博基尼卖衬衫”一样虚头巴脑的走侠二代路线,终于能够知耻而后勇、收束性子好好练武。

    这个世界的郭襄,依然是个活泼的美少女,但要比“原剧情”中成熟一些了。

    嵩山,郭襄正骑驴而游。眼前春色烂漫,少女低声吟咏: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静夜沉沉,浮光蔼蔼,冷侵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浑似孤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才卓荦(念裸),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这首词,很多读者看着都很眼生,这很正常,因为是某寿原创——当然不可能的了,暂时咱还没这么高格调。这首词是长春真人丘处机所作,名为《无俗念》。原本的世界线中,郭襄咏出这首无俗念,心中想起的却是龙女。顿时女儿情怀泛滥,暗恋、还是个三、还是个黄昏的情况下,个中自怨自艾的心情,真是满满一箩筐。

    心头是“只有她配得上大哥哥,而且大哥哥活的很幸福。况且我就是见到他又能怎样呢,我们是不可能的。那只好祝福了,我就当好悲剧女二就好了……”的悲情。

    心底又是“凭毛是她这个老婊砸,凭毛不是老娘!好好在绝情谷底呆着就好了,竟然还诈尸,真是不要碧莲!”的念头潜伏着。

    总之就是一种妥妥会吸来浊气慢慢黑化魔化的心情。

    而现在,当郭襄缓缓念出这首《无俗念》的时候,脸上虽然也未曾因眼前美景而展颜,但心底所想的东西已经大不一样。

    “未曾想长春真人会遭人暗算(注:金书不同版本中,对丘处机生死之事所述不同,此处忽略),爹爹恐怕绝不好受。在这少林见一眼无色禅师,若仍无大哥哥的消息便不再久游,速速回家看爹爹去吧。”这个曾经只想着云游四海的翘家丫头,只想着追星的过神狂热粉,也终于明白了些家庭、亲人的道理。

    总体来不论眼光见识、行为处事、心态情商、武功根基,都比原本的郭襄强了不少。

    但又有一些事,是避不开、一定要发生的。

    因为基本与原著雷同,又因为原著的这一部分很少有人看过,所以三倍速快进一下——郭襄在嵩山游荡,少林后山遇到觉远和尚。见觉远铁索加身、铁桶吓人,以为其遭遇虐待,便一路攀谈上山,为其打抱不平。之后,见张君宝、送铁罗汉、与和尚起冲突、见无色禅师。

    与无色不打不相识,十招之约后,无色认出郭襄来历,双方握手言和。

    随后,她获知了三条消息:其一,觉远是正常受罚,没有被虐待。其二。无色也没见过杨过。不知道神雕侠在哪。其三。有人嚣张无比的对少林下战帖,而且是直接如入无人之境一样的把战帖放在了达摩院的罗汉像上。那人约定时日,要“一并领教”少林绝技,口气狂到没朋友。

    是可忍孰不可忍,少林怒气值蹭蹭上涨,发誓要给那家伙一个好看。郭襄知道那个下战书的人叫“昆仑三圣”,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名号。

    随后,郭襄下山。骑驴而行。途中巧遇一弹琴怪客,抚琴聚飞鸟,又画地为盘自我对弈,看起来十分高端。对弈中,郭襄开口搭话,随后交谈欢快,知道那个怪客叫何足道。何足道像个天然呆似得,天然萌遇到天然呆,自然会把天然呆弄得一愣一愣的。

    况且,郭襄这个天然萌。还是个明艳的美女。于是,何足道这个三十多岁的单身狗。瞬间就犯神经一样的要为郭襄谱曲子。

    到此,都基本与原著没有太大差别。

    但后面的就有些不同了。

    郭襄与何足道别过之后,心中记挂爹娘,骑驴向南想返回襄阳。但行不远时,只听嘚嘚马蹄声响,前面有三匹骏马沿着山道狂奔而上,与下山的郭襄刚好对冲。郭襄心中好奇看了一眼,只见那骑马的三个半大老头都不是中土人士,心下便以为这三人就是昆仑三圣。

    “昆仑三圣不是还有七日方才挑战少林么?怎么此时便急匆匆的去找少林晦气了?”昆仑三圣的战书上,时间写的明明白白的,这仨却提前这么久就要闯少林,实在是诡异。

    “算了,万般热闹,与我又有何干?这昆仑三圣挑下少林也罢、被少林挑翻在地也罢,不过就是江湖闲谈,不去理他吧。”郭襄此时已经没有太多凑热闹的想法,只想赶紧赶回襄阳去。

    “让开让开,给老子闪开!”三个半大老头中领头的那个干巴老头态度很是嚣张,离老远就以一种村支书一样的态度大叫大嚷,呼喝有声。郭襄原本不是吃气的人,但如今沉稳了一些,不想因为一些无所谓的事起冲突,便拨转驴头让驴子靠边。

    但就在那三匹骏马奔过身边的时候,郭襄耳朵灵,却听到了一声呼唤。

    那呼唤声不成词句,好似是被捂住嘴后发出的“呜呜”声一样。但郭襄听得分明,声音稚嫩清脆,绝对是幼童之声。她愕然回头,却见三个老头中的一个背着一口藤条箱,刚刚自前方自是看不到。藤条编的稀疏,里面影影绰绰似乎有人。

    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自藤条的缝隙中看过来,定定瞧着她。那目光让她忽然生出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箱子里的人与她大有关系似得。

    “咦?”郭襄惊异不已,立刻拍驴追行。驴子脚力自然不如骏马,但一时片刻之内,若是撒泼使力的话倒也不输。三个老头见郭襄追上来,互相对视一眼表情都莫名紧张起来。一个胖老头对着她大喝道:“你是何人,为何追逐我等,再靠近莫怪我不客气了!”

    而这也正加深了郭襄的疑虑,她口中不服输的应答道:“这山又不是你家的,我在此想怎么跑就怎么跑,又碍着你什么了?”同时,猛力追近之后定睛瞧去,终于看清了藤条箱中的情形——竟然是一个被绑住手、堵住嘴的幼童。

    “好啊,你们这些王八蛋!”郭襄一见大怒,她会躲避不必要的冲突,但却并不代表她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任侠精神:“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劫掠孩童,今日绝不让你们得逞!”

    唰,郭襄自驴背上跃起,抽出腰间短剑,一剑刺向了背着孩童的老头。

    “好胆,吃我一掌!”旁边一个老头快速援护,战斗立时打响。而那藤条箱中幼童看着这一切,眼中却没有这个年龄的人应有的慌张惊恐,反而目露奇光的上下看着郭襄,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疑惑,似在追忆着什么模糊的前尘往事。(未完待续。。)

    ps:今天终于请了专业人员进行理疗,感觉好了不少。刚好新的纲也写完了,明天应该可以回到6k更,让大伙担心了。这件事深刻的教育了我们:有些时候千万别硬撑。一时太硬汉的结果,就是好几天当软蛋……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